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作者:四川新闻 | 发布时间:2018-12-28 04

我一直无法决断初恋是第一个真正喜欢的人,还是被追即使不是很喜欢慢慢适应的在一起的人。但事实是,两者我都没有。曾经尝试去喜欢的人,都没有了后来,有后来的也都是与别人的后来,所以,没有了后来,我也就理所应当的单下来,做预备役剩女。都说暗恋是一朵低到尘埃里的花,但无论如何还是一朵花,就好似每个女孩。我是一个一直不敢将爱情挂于嘴边的人,因为那样太轻,不是因为胆小,不是因为清高,而是因为我该拥有烂漫天真爱情幻想的时候错过了,那时候的自己忙着长大,忙着不在爱的大潮中无法自拔,内心保守,外表冷淡,没有鲜活。予家人而言,我乖离刻苦,于同学而言,我默然不合群,予老师而言,我自尊又自负,究其原因,我是自尊与自负的极端——自卑 。就是自卑让我在小小的心脏中移植了不被爱的种子,直至它发着芽,赖赖的活着,不知是否出离,不知。

外婆是我第一个威慑的存在,就如噩梦般植根着,从来没有更改。只是长大后我学会了原谅,因为每一个人都需要原谅,慈孝本应是相辅的,而老去是孝的必然。自卑是贫富的挑选,自卑是美丑的审鉴,我就是那个被美好挑剩下的,外婆的眼力混淆了我对慈爱的理解,那时候自卑只是芽,慢慢被外婆用偏见灌溉长大,我是一朵花,在外婆眼里没入尘埃的花。我成长着,用自己的方式。

其实小孩子的世界简单到只要一个温柔的回复便足够,外加一个暖人的微笑。但这些都是奢侈品,我们用紧绷的神经回馈被矮化的人情观。生存有时就是见势行事,保全施利者的虚荣,就能取利,而这份虚荣要以贫丑者的自尊为代价,长此以往,乐此不疲。嫉妒是自卑的附属,穷人大多仇富,我好似也有这病,直至病入膏肓。外婆还是那个外婆,只是更老了。

我也老了,没有心力去比较她到底是爱我多一点还是爱自己多一点,我没有答案,又或许早已有了答案。我一直是内心荒芜的反人类,没有对异性更多的爱,即使有,也已然消耗快殆尽。我要把自己的心练就的如石块般,即使掉落缓冲期也能让它重生,就像一块如意,假假的随了我的心意,在没有多少阳光的日子里,维系。其实这样的状态已经好久了,不再单纯是灰暗的童年,还有看似平静却波涛汹涌的青春期,这时的暗恋才是一朵小花,花期长久,悸动是消磨不平衡的良药,遇见爱情是填补空白的途径,那时候的喜欢大多是崇拜,但也就是崇拜让寂寞走开。

十三四岁 的自己吃着能长身体的菜蔬,努力让自己遇见爱情,然后戒掉日光忧郁症,都说喜欢黑色的人缺乏安全感,讨厌阳光,喜欢躲避在阴暗的地方。其实,记忆有时是残骸,是留于心底最柔软的苦楚,没有记忆,就没有期许以及反复的希冀,所以孟婆是残忍的,也是极其睿智的,她是苦痛者的解脱,更是解脱者对于轮回的解析,只是时机恰巧,你恰巧,我恰巧罢了。终是会明白有些人只是一段时间的点缀,又或是只是点缀。但是某一刻的想念却会扯着心,或许这样说永远是对的,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一年前我遇到了这样一个人,不是因为寂寞惯了而渴求被爱,而是因为不会爱了觉得寂寞反而好了。但无论怎样,感谢那个第一个向你表白的人,是他让你知道被爱是件多美的事,我并不擅长爱别人,更不习惯被别人爱着。

这是一种亏欠,予他予我都一样。尚且自古红颜都薄命,我又更不是什么红颜,所以无权让别人等待。他说总有一天我会磨光他所有的耐心,就像你曾经在我的后排磨光了我所有的自信一样,那时候的自己简单偏执,会矫情的为一道不会的数学证明题复制粘贴般抄一遍题目,满意的欣赏着不算清秀但也不丑的行书,我知道这是徒劳的,就像当初喜欢你,也是徒劳的。我把你写在蓝色海军风的本上,以一个好听的麦忆作为掩饰,那时候的自己,小心的怕被别人看了去,就是这份保守,让我分不清你是喜欢我的还是不喜欢我的。但后来的后来还是有了答案,你恋爱了,在我们分班的时候。我还是一遍遍抄着证明题的题目,欣赏着,这就是选择文科的必然吗?爱写想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简单吗?隔着一堵墙,我加着速的开始了自己的生活。只有忙碌是让自己放空的,一颗心悬着久了,就要栖息。我住校了,见你的机会又多了起来,只是你不再是一个人,我一直认为那段时间的自己也不是一个人,因为暗恋是一朵低到尘埃里的花,你没有权利选择好一点的生活方式,要做的只有不被旁枝末节吸了灵气去。

我开始疯狂的读书,申请宿舍长明灯,偷着留空宿舍的钥匙,把自己关在里面,关在暂时封闭着的冷静里,长久的缓着没有理由的悲伤。你谈着小恋爱,剥着不再晶莹剔透的蛋,这样的早晨让我觉得尴尬,不是恩爱与失落的碰撞,而是想要逃离却要佯装的淡定,我吃着饭,下咽着油腻,还是没能吃的完。就像对你,我还是没能放下,视若清风,那家早餐店我再也没去过,因为油腻,因为我还是那朵花……高三其实说来也快,那篇以为自己会去写完的小说还是没了结尾,因为麦忆。蓝色海军风的本子挤满了模考的成绩以及下次的冲刺目标,心里总有个念头,离开这贫瘠的地方,离开有你们的地方,逃离是最好的疗伤方式,我的矫情让我暂且有了伤心的机会。高考结束了,我落榜了,志愿表上的大学摆在那不再生色,我就是一个不被上帝眷顾的小花,苦笑着远离变成了笑话可是自己还没去看海啊,我的爱情可悲找谁去说,满满的自卑卸载在哪里,那一年,我没有梦想,没有骄傲,没有一切,我的抛弃远不及孟婆的汤药,我还是在倔强。

旅行是给予自己最好的医药,喜欢走走停停,我还是学不会在人群中忽略和你相像的人,不知道的坚持,不知道的焦虑。但似乎又已经拼不起对你记忆的碎片,我开始变成矛盾体。闺蜜说最可笑的事莫过于忘记喜欢过的人的模样,而比可笑更可悲的是自己已经忘记了却又要刻意咀嚼让自己再变得伤感。予现在而言,我并不喜欢伤感这个词,它好似对人的一种讽刺,会掺杂着故作深沉的底色,初中那会有人这样讲过我,我很在意,小小的心脏里藏满了难过。我只知道写,被老师当做范文的虚荣感让我找到了些许自信,写作成为我博取掌声的唯一途径,就像是那个毫不费力数学就能拿百的坏男孩一样,我们都在自己略微擅长的事上开着花儿。

大学也是一样,不过在这里我们开始不再浇灌我们的梦想,变得愈发的浮躁,然后日复一日的空叹,四级六级怎么?可是这也是以前的想法,会过的。所以大学的焦虑是放纵的放纵。没有他因。莫名的心情又开始不好,我不知道该怎样诠释自我性格的张扬,有时,觉得好累,想要忘记的一遍遍记起,满满的开始负能量,回忆真是个不堪的东西,干嘛要撕拽我。开始在意的人竟然都像你,我在人群中的躁动开始又有你。其实高中的时候还好,会有人懂,一句不痛不痒的问候。生着活着不易着,累着笑着冷漠着,疯着狂着掩饰着,我不再是一个喜形于色的小姑娘,成长着,舔舐着回忆过去,没有人会懂,我独自为你预留的空间,没有杂色,没有期许,我知道你现在很好,有自己爱的人,爱自己的人,甚至是不会知晓的人,比如我,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强加在你的范畴,来拿自己的自尊与讥笑交换,我一直努力着自己可以毫不费力看起来开心着,大一的第一学期,我试着喜欢过一个像你的人,但内心的焦灼,让我无力处理这些关于恋爱的破事。

我知道自己单身这么久,不想一个不负责任的开始,母亲一直苦口婆心不让自己去谈恋爱,我也不时的觉得矫情,因为自己已经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就这样,挺好,适婚的时候加入相亲的队伍,在自己不够勇敢的青春终结时,告诉自己,就这样淡淡的,静静地,没有过多的人的参与。我终究是学不会去爱别人了,因为我没有了心力。我在尽可能的听妈妈的话,因为母亲的确挺不容易的,一直以来,我都是她的梦想,母亲说砸锅卖铁都要把我供学出来,所以再苦再累,她从未抱怨过,因为我一直在努力着,而现在,我都无法为自己膨胀的欲望买单,我说过不会让自己将就,就像以后不会让母亲将就一样,我要给她最好的生活,因为她为我的梦想放弃了好多,而我又有何德何能挥霍。也许我的世界除了父亲不会需要其他的男性,以后我会成长的像个男性,自己强大的内心,毫不费力就得到的物质。我可以没有爱情,但绝不可以没有梦想,我不想这些年无法安置的拼命就这样浪费,我还在起跑的路上,母亲,我希望你看着我飞。

在可以起飞的时候,我希望有你和父亲的参与,我其实一直是努力后收效都不是很大的孩子,所以不努力的时候情况就会更糟糕,我希望现在还来得及,我想要去弥补,我会放下,因为有一天这些都会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我的眼前,或美好或贫瘠,都是对我的考验,我已经不幸了很多次,都说否极泰来,我还是应该保持略微的信仰,都说无信仰的人是可怕的,是啊,我也一度认为自己蛮可怕的,我从未因为喜欢去迁就一个人,我不喜欢那么做,这样显得自己下作,我最不喜欢下作,这让我觉得恶心。就好似现在苍蝇老鼠一把抓一般,我深恶痛绝着下作的自己。之就是所谓的膨胀的自尊,即使有一天,我非要下作,我希望让我低头的人,是我们彼此都需要包容的人,它一定会和爱情没有关系。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貌似更像是搞基的装扮,但事实是我开始强化自己足够强大的执念,不单单是内心还有外表。

总有一些人希望自己的自信在别人那里得到满足与膨胀,好像越发缺少啥的人越炫啥。极度的不安全感极度的不自信,似乎开始变得相辅相成,我开始极力的在意别人的评价,但事实是越发的在乎,越得不到想要的中肯。还是有那么几个异己力量在自己身边困扰,那种明明很讨厌却不能说破的感觉着实恶心。我恶心了这么些时日,黄牙似乎属于浅薄附庸的人,以为自己全然可以因为几个男人而征得全世界。二胖觉得宁可卑微着寄养着爱情,也要有一个实体搁在那里,显表着自己的丑不仅仅是因为胖。黑子,是个可怜的存在体,位移也是。只有旺夫相沉溺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那些缺失某一样东西的人聚在一起,无非是在自己缺失的东西上加密灌粉,可怜之人撅起根是有可恨之处。我只是一个观众,时不时的给小丑鼓鼓掌,生活不能太平淡了,也好,消了我的寂寞。似乎看见的人多了,便也了解了那么几个类型的人。我们渐渐丢掉的到底是什么?

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等待就是个讽刺,予那个具有伊斯兰信仰的人一样,我不知道一个有信仰的人与一个无信仰的人有何区别,只是再次碰见的生疏感,会让之前稍稍熟络的聊天显得失色。我是一个极度怕麻烦的人,所以单身主义。毕竟嚼舌之人太多,所以两个人的事就是两个人的事,不需要旁观者。现在喜欢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我清高,而是我怕麻烦。看看黑子,我明白了牵强是多么心累的一件事。

都说两个人终究会在性格上得到互补。所以对于有些孩子莫名的搭讪,淡视就好,城市优越感多少会带给某些人一丝一毫的?牌?5?拮闱嶂兀?暇鼓侵皇鞘粲谒?亲约旱挠旁礁小6妓档赜蚴歉龊芷婀值亩?鳎?环剿?裂??环饺瞬煌?钠?省F涫凳翟诘慕玻?也凰闶呛芟不缎陆??艄?皇羌以谀睦铮?易芨惺懿坏叫陆?奈虑椋???母衾敫小K?晕姨焐?屎狭骼耍?ジ鞲龀鞘校?ジ鞲龅胤健@狭司头滞馇康鞴槭舾校?湟豆楦?蟮忠彩钦庋?6杂诟改盖锥?裕?〕鞘械母芯跻丫???皇视Γ?绕涫嵌杂诔科鹁头陕庸?母吲帕炕醭怠<业哪翘踅忠恢闭庋??苣寻簿病?辛硕喟敫?乒希?那榭?急涞昧沽沟模?奚崂锏暮⒆佣家寻菜??鼋?挠暌乖诠亟裟巧雀舸暗拿藕缶捅凰跣×耍??昊故窃谙拢??者赵谥蛋嗍夷且恢芊鹤盼⒐狻5厣匣?怂??沟玫孛娌黄秸?溺⒙┫缘梅治?飨裕?褂凶?撬奚岬哪侵灰肮罚?秽秽坏穆医小?/p>

总之,这一一二二的还是将时间往前推移着。明日不用早起,所以可以好任性的写一点自己想要的东西,杂七杂八,语无伦次。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就一处伤口,然后贴着醒目的创可贴,奇怪的是,我喜欢创可贴的包覆感,似乎和安全感有点关系。都说你想要走得远,必须得一个人走,我似乎也习惯了一个人的感觉,闺蜜说我是极其谨慎的人,我不晓得这是个优点还是缺点,但我知道,谨慎是处女座的通病,喜欢处女座的孩子都是美丽的天使。话说之前喜欢的小男生也全都是处女座,处女座的孩子互相吸引,没有法。看一个人的单纯程度,不是跟他讲荤段子,他不敢直视的羞赧,而是他似懂非懂时略显可爱的声色。然后悠悠的笑出声来,其实他啊啥都不懂。台灯的光似乎变得愈发的微弱了,没有了精气神,我好像也该睡了。

上一篇:<< 万物理论

下一篇:隐悟人  >>

更多>>精品推举
更多>>最新图片新闻